• 最新公告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地址:湖北武汉三环科技园
  • 电话:159116031100
  • 传真:027-68834628
  • 邮箱:mmheng@foxmail.com
  • 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 - 健康家园
  • 哈尔滨居民楼群租房安全隐患多 居民生活受打扰
  •   在哈尔滨市一些居民区、批发市场周边街上,招“女床”、“男床”的小广告随处可见。近日,记者以租住者的身份走访发现,不仅是普通民居,一些高档社区里也暗藏着这种群租房,每个床位月租金100元至150元。记者走访,拥挤的群租房里不但存在着乱接电线、跑冒滴漏等防火和房屋安全隐患,众多进进出出的陌生男女,也令正常居民的平静生活受到了打扰。

      17日下午,记者来到位于道里区买卖街一处出租女床位的出租屋,这处不足120平方米的房子被房东改成一个公用厨房、4个大屋和两个小屋。除了一间大屋是房主夫妇的卧室外,其余房间全部放满了上下铺“摞床”。其中,最多的一间屋摆了6组“摞床”。

      记者查了一下,除一同居住的房东夫妻外,这个出租屋里一共有40张女生床位。这个单元的一层和二层为商服,三楼起是一层两户的民居,如果按照一户3口人计算,一个单元的住户总人数为36人。而这一个出租房就挤了40人,竟比整个单元的居民还多。

      连日来,记者根据市民反映在哈尔滨市各大医院附近走访发现,医院周边有一些出租床位者,将床位租给外地来哈就医者。一些房主甚至将患者安排到健康房客住宿的房间。

      18日10时许,记者在南岗区保健一带发现了一个出租床位电话。打通电话称有外地病人要找床位,对方马上表示可以。下午,记者来到健康家园看房。抱着孩子的女房主将记者带进一个摆着5组“摞床”的房间。房主介绍,这个房间住的都是附近打工的人,还有几张空床。房主也没细问记者带的“病人”是什么病,称当天就可入住。

      一套房间内,“男床”、“女床”混租的现象在居民楼内也屡见不鲜。经提前预约后,3月19日中午,记者来到在道里区欧洲新城某多层一楼的一间群租屋。

      开门的是一位身穿内衣裤的男青年,他说自己也是这里的房客,此时房主不在家,他负责。门旁鞋架上摆放着的男鞋、女鞋之多令人惊叹。记者粗略一数,几乎有20双。虽有女客上门,男青年依旧没穿上外衣。他热情地介绍,这套房除了房主住的房间外,还有4个小间和一个大间,分别为“男床”、“女床”,目前住了5女7男12个人。

      记者问,男女混居一套房是否有不便之处。男青年回答,他们大都是晚间上班,白天睡觉,基本不会打扰别人。虽然这位男房客反复强调住在这的人都是“知根知底的”,但是却对其他房客的来历和职业几乎都不知情。

      由于居住面积“紧张”,群租房物品杂乱,许多房间没有窗户———记者在走访后发现这些房客在用电、防火方面存在的问题尤为严重。

      在道里区买卖街的一家群租房里,记者看到,床上、地上堆满了衣服、鞋子、等物,几乎没有能走的地方。而床下都是乱接的电线,有的床下甚至“接龙”似的连了6个插排。见记者没中意,房东随手打开了一个门,称里面便是“单间”。这个“单间”,是用胶合板搭起的,五六平方米空间里摆着两组“摞床”,没有窗户,着霉味儿。

      记者又来到道里区尚志胡同1号院内一家群租房,这里的“单间”是用布“圈”出来的。该“单间”只能放一个破旧的沙发床,墙上插座里扯出一团电线日上午,在南岗区健康家园小区,一家出租床位的地下室只有十几平方米,里面住着10名租床位的房客。而记者随后在楼外看到,该地下室唯一通向室外的窗户被“防盗”铁栅栏挡住,一旦发生火灾,屋内众多房客只能从一扇小门逃生。

      家住道里区巡船胡同附近居民吕大娘,一提起楼上邻居家的众多房客就闹心。吕大娘介绍,楼上邻居把房子租了出去,80平方米的屋里放满了“摞床”,租给来哈打工的外地人。这几年来,她不光要每晚挪床的刺耳声音,楼上跑水、漏水也是常有的事。

      一些群租房的邻居向记者反映,楼里陌生面孔很多,其他人家简直都成“看门的”了。一些年轻房客经常回来很晚,不管多晚都乱按门铃,不给开就一直按。有的人甚至防盗门,以方便自己的出入。村子情事

      

高清图库